图文展示

先闻道logo横版.png

132-2019-4549 同微信

当当网“闹剧”最终将走向何方?离婚案或见分晓

浏览数:3
本文作者:夏孙明老师,北京市中友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执行主任,陌陌、每日优鲜、知乎等企业法律顾问。


屡屡因夫妻撕逼上头条的当当,又一次成功因为李国庆带领彪形大汉,抢占全部公章上了财经、娱乐、八卦全部头条。


抢公章的事情,在小公司屡见不鲜,上市公司抢公章也不是新闻。


著名的雷士照明通过抢公章,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已通过决议罢免吴长江首席执行官一职,任命公司董事长王冬雷担任临时首席执行官。


2019年12月14日,上市公司围海股份公告披露的一出公司高层“内斗”闹剧。根据公告,围海股份针对公章被抢以及员工被限制人生自由等行为,已向宁波市公安局高新技术开发区分局报案。


夫妻之间还没离婚就抢公章头一回见。



01

抢占公章


据多家媒体报道,李国庆今日与随行四人到公司索要公章和财务章。


同时,他在公司内部发布《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根据该员工书,2020年4月24日公司召开临时股东会并作出以下决议:


公司成立董事会,由李国庆、俞渝、陈立等担任董事,选举李国庆为董事长与总经理。


并自4月24日起,俞渝不再担任当当执行董事、法人、总经理,选举其为董事。俞渝无权向当当员工发出任何指示,无权代表当当公司对外做出任何意思表示或者行为。


而当当网马上回击:“2020年4月26日早9:34,李国庆伙同5人,闯入当当网办公区,抢走几十枚公章、财务章,公司已经报警”。当当还披露了公章等遗失明细,称遗失公章等即日作废。


02

抢占公章就等于抢到当当网的控制权?


通过现有公开网站查询当当网系海外上市公司,国内实体为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股东:5个。


股权份额分别是:俞渝(64.2%);李国庆(27.51);天津骞程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4.4%);天津微量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3.61%);上海宜修企业管理中心(0.28%)法定代表人:俞渝,经理及执行董事:俞渝,监事:阚敏。


我们仅从国内公开渠道及法律规定进行分析,从股权上讲,李国庆仅是公司的一个自然人股东,在当当网已经不担任任何具体职务。其抢占公章的主要动作及依据仅仅是本人在公司内部发布《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


作为持股27.51%的自然人股东,李国庆无疑是有权利申请召开临时股东会的。但是,临时股东会决策程序是否合法?决议是否征得有效比例表决权通过?我们需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控制股份的表决权来看,《公司法》第43条第2款对特别决议进行了规定:“股东会会议作出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的决议,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


临时股东会通知程序来讲,也应按照章程规定及法律规定提前通知全体股东。《公司法》第一百零二条关于临时股东大会也有明确要求:


“股东大会会议召开股东大会会议,应当将会议召开的时间、地点和审议的事项于会议召开二十日前通知各股东;临时股东大会应当于会议召开十五日前通知各股东


最后,从对外生效的法律要求来看,公司章程未经过工商变更登记,起码目前不具有对外的合法效力。


当当网上市主体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来看,俞渝担任执行董事、法人、总经理,俞渝持有公司64.2%的股权。


再结合当当网的公告,李国庆公开的公告显示的临时股东会决议,明显没有通知大股东俞渝,临时股东会决议更没有经过俞渝的同意,也没有证据显示有其他投资人股东的同意。


如果如此重大事项,没有经过占有公司64%以上的股东没有参与决议,无论从通知程序到股东投票权上,无疑都有重大瑕疵。


从另一个角度,在抢公章之前,俞渝担任公司法人、执行董事、总经理。其中法定代表人的身份在公司法角度是有权利代表公司进行相应法律行为,尤其是有权利申报公司公章丢失。这也是当当网报警的法律意义。


如果公章非正常情况丢失,一旦公司依法挂失后原公章立即失效,用失效的公章对外发布任何决议都有可能无效。


从公司有关法律分析,双方力量对比显而易见。



03

当当网闹剧最终走将走向何方?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到,从双方法律层面博弈来看,李国庆并不占有太大优势,为什么会突然导演这样的动作?可能从李国庆关于正在开打离婚官司言论中尝试分析到行为动机。


据公开媒体报道,2019年10月29日早晨九点零,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身着羽绒服,背着背包,自己打车来到了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


李国庆向媒体表示,“双方没做证据交换 ,也没做财产登记,我们就一套房。”夫妻分居22.5个月,感情破裂,他的证据很充足。对于此次离婚诉讼,李国庆的诉求是希望夫妻双方的股权平分,离婚。


正所谓分手见人品,此前离婚诉讼的焦点,可能是作为夫妻共同财产的当当网价值数亿的股权。而这次狗血的抢公章、开临时股东会、发告知书的行为背后更大的核心,更有可能是当当网控制权的争夺



从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离婚分给前妻约380亿美元,再到当年的土豆网创始人离婚导致最终优酷作为视频网站上市第一股将土豆网收购,创始人王微黯然出局,衍生出土豆条款。


赶集网创始人杨浩然与前妻王宏艳的离婚官司从美国打到了中国,赶集网因为此事元气大伤停止了上市,而他的竞争对手58同城则在2013年顺利赴美上市,赶集最后被58同城合并。


甚至真功夫的蔡达标被前妻跟小舅子亲手送进监狱,以至于今日资本的徐新被调侃,今日资本投哪个公司哪个公司创始人就肯定离婚,徐新本人也公开表态,所有今日资本投资的企业,创始人都必须签署关于被投企业的婚前财产协议。


在中国互联网创业企业中,创始人的意义对企业具有无可估量的价值。比如京东就利用AB股投票权制度,实现了刘强东作为创始人,用少量的股权获得对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


但股权是控制权的来源及根本,如果没有在婚姻中提前设置防火墙,一旦出现离婚等极端情况,不仅仅是分割财产的问题,少量股权变动都会影响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的变化。


而这很有可能就是阿喀琉斯之踵,除了正常的商业风险,创始人的婚姻风险导致企业灭顶之灾的案例中比比皆是。所以,除了正常的商业风险、法律风险,互联网独角兽们对创始人的婚姻风险尤其应该重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