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2019-4549 同微信

疫情之后又洪水,应对下行新基建

浏览数:1

好像只要是庚子年,都不太平:


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
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
1960年,三年困难时期正中间的一年;
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之后,洪水又来了。


现在谈论今年洪水的影响,我们认为为时尚早,因为每年的汛期“七下八上”,也就是说七月下旬、八月上旬。


不过,今年的整体经济下行压力是毫无疑问的。这个时候,基础设施的建设,就要发挥经济稳定器的作用了。



01


中国的基础建设过剩了吗?


基建,即基础设施建设。基础设施是指,为社会生产和生活提供基础性、大众性服务的工程和设施,是社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条件。


国际上对基础设施的定义分为三层:

狭义指交通运输(铁路、公路、港口、机场)、能源、通信和水利四大经济基础设施;

更宽松的定义,包括了社会性基础设施(教育、科技、医疗卫生、体育、文化等社会事业)油气和矿产;

最广定义延伸至房地产。


中国号称“基建狂魔”,近年来大规模建设,似乎给人一种印象 — 中国的基础设施过剩了。真的是这样吗?我们还是让数据说话:


通过数据对比,我们看到,中国的基础设施并没有过剩,如果平均到人均,尚显不足。之所以会使人觉得“过剩”,是因为以往出现粗狂式的大干快上,造成局部的不足。



02


新基建“新”在何处?


2018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新基建的概念由此产生,并被列入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


根据相关会议及文献表述,结合当前中国科技和经济社会发展状况,业内人士和媒体机构,将新基建涉及的主要领域归纳为7个方面:

5G基建、人工智能、大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特高压、新能源汽车充电桩。


基础设施,之所以称为“基础”,就是因为不在于本身的作用,而在于“基础之上有什么”


以5G、人工智能、数据中心为例,本身的价值大小,要看放到什么“场景”。很多人反映看病难,究其根本原因是医疗资源有限。

一方面,整体有限,相比于设备能批量生产,而医务人员绝不可能“量产”;另一方面,局部有限,三甲医院只占少数,却承担了多数患者的就诊。因为无论病情是否需要,患者都希望遇到医术高超的医生。

这也为医患矛盾埋下了一个隐患:患者角度,医院看病等待时间远多于诊疗时间;医生角度,接诊患者太多,平均每一名患者的时间只能压缩。

互联网医院起到的作用,就是提高效率。

邵逸夫互联网医院采用的邵医健康云平台上线后,医院患者门诊就诊时间从4~5个小时,缩短到1.7个小时,患者满意度95%以上。


我们可以看出,新基建的作用,绝不仅仅是建造过程中提供一些工作岗位,化解一些就业压力,其本质上是改变经济的增长方式



03


未来经济增长的趋势:全生产要素


经济学有一个有名的公式: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


Y产量,T是全生产要素,L是投入的劳动力数(单位是万人或人),K是投入的资本。我们对两边取自然对数,就可以经济增长方式:


简单地说,我们的经济增长依赖于三方面动力:资本投入的增长、劳动力的增长、全生产要素

资本投入,如果仅仅依靠资本投入,就会造成资源的浪费,比如粗狂式的大干快上;

劳动力的增长,这个就不要指望了,80后人口2.28亿,90后比80后锐减30%,00后比90后再锐减20%;

因此,未来的经济增长依赖于全生产要素。

从微观上看,企业通过科技水平、管理方式等众多手段降低成本,而非扩大投资或依赖廉价劳动力;从宏观上看,各种生产要素,人力资源、资本、土地、数据、科技等等,最终要由市场评价,流向其最大效率的地方。

也就是说,无论是人才、资本、技术等等,如果一家企业能运用他们创造最大的价值,那么这些生产要素就会留在这家企业;如果不能的话,这些生产要素就会流向更能发挥其效率的地方。


这一过程,势必逼迫企业苦练内功,逼迫个人提升能力,适者生存(这很残酷,但是无法回避),今年的疫情之后又洪水,正在加速这一过程。



我是宋柏允,如果你想深度学习我的新基建系列课程,可以联系您身边的培训机构。


微信图片_2020071716212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