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三年一个目标,无腿大爷为梦五挑珠穆朗玛峰

发表时间:2021-12-22 14:18

什么样的人能登上珠穆朗玛峰?


答案并不唯一。


登山运动员、登山爱好者、高山向导、高山摄影师……


在我们认知中,一定都是身强力壮的人。

图片


如果跟你说:一位经历双腿截肢、癌症侵扰、病痛折磨的69岁老人,也登上了珠穆朗玛峰,你会相信吗?


《无尽攀登》正讲述了这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


1975年,夏伯渝加入中国登山队,在第一次攀登珠峰时遭遇暴风雪,返途宿营时队友找不着睡袋,他不顾危险将自己的睡袋送给队友,导致双小腿冻伤被截肢。


在此后的43年里,他患过癌症,遭受病痛折磨,又经历了三次攀登珠峰的失败,然而他坚持不懈,始终坚守自己登顶珠峰的梦想。



终于,在2018年5月14日,夏伯渝以69岁的高龄登上珠峰之巅,成为无腿登顶珠峰的中国第一人!也是继姚明、刘翔、中国奥运代表团和李娜之后获得劳伦斯世界体育奖年度最佳体育时刻奖的中国人。


莎士比亚曾说过:“一千个观众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都会对作品有不同的理解,每个人对待任何事物都有自己的看法,一千个人就有可能有一千种不同的看法。


红楼梦——


鲁迅说:“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而毛主席说:“我是把它当历史读的。”

无尽攀登——

有人看到,老年人原来可以这样的老当益壮……

有人看到,拥有梦想的人最坚强最勇敢 ……

有人看到,喜欢可以带来力量,力量可以成就自己……




而对于一直从事人力资源管理和咨询的我来说,则对夏老的目标管理能力叹为观止。

什么是目标管理?


1954年,美国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在其巨著《管理的实践》中最先提出了"目标管理"这个概念,他说:“企业管理就是目标管理”。


他站在20世纪50年代,对后来的管理者说:“要学习目标管理,能够分析公司业务,学习设定目标和平衡目标,协调短期和长期的需求……只有具备了设定目标和组织、沟通、激励员工,以及衡量绩效及培养人才的经验,管理的各项工作才有意义,否则这些就只是形式化、抽象而沉闷的工作。”


在“目标管理”这个方法论的指引下,20世纪70年代,安迪.格鲁夫创建了英特尔的目标管理系统iMBO,带领公司多次转型,从一家濒临倒闭的存储器公司,发展成为全球大型半导体企业及计算机 CPU 制造商。


20世纪90年代及21世纪初,罗伯特.卡普兰和大卫.诺顿开创了“平衡记分卡”和“战略地图”等管理体系。到1997年,美国财富500强企业已有60%左右实施了绩效管理,促进了美国企业在20世纪90年代整体的优秀表现。


1999年,约翰.杜尔将iMBO带到谷歌,十余年后,帮助谷歌实现了10倍速的爆炸性增长,这个目标管理的利器名叫OKR。

近二十年来,中国企业迅速发展,持续地从国外学习先进的绩效管理方法。在管理咨询过程中,我们常常发现,客户对绩效管理的关注点多聚集在“指标的设定”以及“考评阶段”。


前者,纠结于哪个指标好?大厂们用什么?同行们用什么?我们自己该搬哪些过来?后者,痛苦于绩效评估时,该如何跟员工说“你业绩不行,不能加薪(要末位淘汰)”。

如何拆解绩效指标?

找到关键结果领域


绩效体系是由战略目标决定的,取舍的基础在于公司的愿景、方向和战略。即使是同一个企业,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关键结果领域大概率是不一样的,以此顺推,关键行为自然也不一样。我们当然可以对标同行,参照着看看他们在做什么,但最为重要的,还是得立足自身,对照着自己的战略目标,分析我们的差距在哪儿,需要从哪儿发力。只有抓住了我们自己的主要矛盾,资源都定位在关键结果领域,领导者才能身之使臂,臂之使指,形成合力。

夏老跟其他登山者是不一样的。所以,他的关键结果领域也不一样——


1、 双小腿截肢,因而,双腿的替代品——假肢的选择、校准就特别重要。影片中,夏老调整假肢的镜头特别多,尤其是最后的登顶启程前,他呵着冻僵的手指,一次次地用力拧假肢上的零件。


2、 上肢力量的锻炼。专业的臂背训练名词我就不说了,单看镜头中夏老那胸背的肌肉,怎么也不敢想那是一位年近七十的老者。即使在现实的健身馆里,我也很少看到那样强健的体魄。


如何拆解绩效指标?

大指标变成小指标


找到关键结果领域,找到把握核心成功要素,找到关键业绩指标,是不是就万事大吉了?其实还不行,指标还要由大化小,结果指标要变成行为指标、过程指标,然后这些指标要落实到不同的部门、不同的人头上去。

我们来看看夏老是怎样把大指标变成小指标的——


终极目标是登上珠穆朗玛峰,大指标是第一年爬到5千米?小指标是第一季度爬到1.25千米?当然不是。我们来看看夏老的足迹是怎样的:

1、香山:575米

2、庐山:1474米

3、泰山:1532.7米

4、三清山:1819.9米

5、长白山:2691米

6、四姑娘山大峰:5025米

7、巴郎山:5040米

8、哈巴雪山:5396米

9、厄尔布鲁士山:5642米

10、罗布切峰:6119米

11、玉珠峰:6178米

12、岛峰:6189米

13、阿空加瓜山:6962米

14、慕士塔格峰:7546米

15、珠穆朗玛峰:8848.86米

——三大洲,十五座山巅,共计71038.46米的攀登。

图片


此外,夏老还行走过无人区、沙漠、戈壁等路况恶劣的环境,为不确定的未知的真实凶险寻找所有能寻找到的艰难训练。历尽千帆,方能不坠青云。在夏老登顶瞬间,影院里响起热烈持久的掌声。


对我来说,特别感慨的是夏老登顶前夕的镜头,那时的他热泪盈眶,哽咽着说对不起他的家人,这么多年,他们担惊受怕,却一直支持他追逐梦想。


他的胸口挂着老伴给他的小葫芦,里面放着老伴的祈福字条,保佑他平安归来。他的儿子偷偷守在珠峰山脚,时不时仰望山脊,估摸父亲上到了哪里,祈祷父亲一切平安。


为了登珠峰,夏老一直在锻炼……为了登珠峰,夏老卖掉了房子……


一个人,只有心中有爱,眼中才能有光,脑中才能有梦想,夏老能够一直走在追梦的道路上,是因为他有爱着他的家人、朋友……所以他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在绩效管理体系中,除了“目标设定”、“绩效评估”、“绩效改进”外,管理者还需要重点关注“绩效过程的跟踪与辅导”


打个比方:如果把绩效管理比作种庄稼的话——

选种子估产量是第一环节“目标设定”。“绩效评估”体现在秋天收割时,是吃撑了?还是饿肚皮?“绩效改进”则是看着收割完的庄稼地。


深思熟虑一下,如果明年想要来一个大丰收,是该引进袁老的水稻良种呢?还是改变自己管理庄稼的办方法呢?


“浇水施肥捉虫搭架子”就是第二个环节——“绩效过程的跟踪与辅导”。

如果只把种子往土里一埋,然后就坐等秋天拿镰刀,光靠着老天爷的脸色,想寻求一个好收成,这可能不?再者说,就光是浇水施肥捉虫搭架子就行了吗?当然不行!不同的庄稼,浇水施肥的频次和用量是不一样的,得根据每种庄稼的需求,按时按量的供给。


种一个庄稼都得这么仔细地关注过程,在企业中,我们面对更复杂的工作和更复杂的人,是不是得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第二环节呢?

对于目标管理,德鲁克认为:“必须投注大量心力,并需要特殊工具。



KPI、OKR,都是好工具,但只有好工具就够了吗?不够!还需要管理者投入心力!这个心力要放在绩效管理过程中,对员工进行沟通、辅导、培养、指引和激励员工为组织的战略目标做贡献,做出贡献,而随着一个个战略目标的完成,员工自己也将实现了迭代成长。


我们关心业绩,但业绩并不是原因,它只是一个结果。如果我们一直盯住过程,随时纠偏,还会出现到年终时,面对员工无法开口评业绩的局面吗?


管理者的成长之路,就是从成就自己走向成就他人,从一个人的厉害,变成一群人的厉害。

这部影片由吴京出品,胡歌配音。全片均采用真实场景,没有一处特效。呼吁大家都去看看《无尽攀登》,相信大家一定会有不一样的收获。


山高人为峰。完成梦想的路上,最重要的是坚持,最艰难的也是坚持。